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银河手机版app > www.3868.com > 正文

仙侠|第三章

时间:2019-10-11 01:46来源:www.3868.com
  李茂说罢。  却见李茂整个人气质一变,变得凌厉,衣袍无风自动,双手结成一个怪异的姿势,像是呐庙里的供奉的道人一般。   一柄短小的飞剑凭空浮现。  李茂眼神锋利如刀,看

  李茂说罢。

  却见李茂整个人气质一变,变得凌厉,衣袍无风自动,双手结成一个怪异的姿势,像是呐庙里的供奉的道人一般。

  一柄短小的飞剑凭空浮现。

  李茂眼神锋利如刀,看着哪灰衣少年,正如李茂所料,呐少年眼里有惊慌,有害怕,如见仙踪,少年身旁的胖子更是眼睛登到老大。

  修仙一道,本事逆天而行,就算此间坏了规矩又何妨,我境界低微,因果报应自然不甚明显。

  斩了这少年又何妨。

  李茂不知为何会有这般可怕的想法,这事儿不过开口道歉,补偿些银子便能了解的。这样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就消失了。

  可能是见呐灰衣少年很快恢复了平静的样子吧。

  而就是此时,只见李茂周身衣袍像是风扯着,眼色一寒,双手变化了手印,被石子划破的手掌穿出钻心的疼。

  “去。”

  飞剑犹如活物,能通人言,李茂一声令下。

  只见那病小剑“嗖”的一声,向着呐手握石子的洛阳激射而去。

  李茂身边的家丁小斯见自家少爷手这般通神法术,吓得不轻,连忙后退。

  不等洛阳出手,只是这一眨眼的功夫,洛阳只觉着身体像似被人推了一把。

  也确实被人推了一把,是刘大壮推开了自己,这一切好像在哪叫李茂的年轻贵公子施展法术的那一刻开始。

  一切都好像变慢了。

  洛阳想到了很多事情,小时候自己第一次跟镇里的柴夫进山,自己走的很慢,背的很重,呐年迈的柴夫便教导自己如何调整呼吸,这样进山打柴省力很多,也教会了自己如实使用柴刀最快速度的砍完一棵树。

  想起镇里北门城头下,破旧城隍庙里的老酒鬼,他说:“喝酒的时候要一口吞,酒入喉,如龙入海,胸间有龙威,丹田有龙宫。”

  而此时,洛阳只觉龙宫,有怒龙出海,胸间如有龙息,眼前的一切也恢复了正常。

  洛阳被撞开失去平衡,侧方的身子,以手触地面,一个翻身,不知几何,石子甩出,如呐飞剑般无声而去。

  几乎是同时。

  李茂祭出的飞剑刺穿了刘大壮肩膀。

  洛阳甩出的石子打烂了李茂手臂。

  通灵境?

  李茂强忍疼痛,家丁小斯见状都不敢上前搀扶,看着眼前这个普通平凡的少年?实在想不通,他是如何修行?又是和人指点的?

  他也如自己一样,有仙师上门指点迷津么?

  可是不像呀!都说他是哪乡野少年,平日便在哪大山里面,靠采药,打柴为生呀!

  也对,这或许如仙师说的:“大道朝天!”吧。

  李茂想到此间,似乎想通了什么,一口鲜血流出,便晕倒过去,小斯连忙搀扶逃遁。

  此时的洛阳似乎使空身上全部的力气,就连眼皮都变得很厚重,很想睡觉。

  只觉着眼前一黑,便晕倒过去。

  ――

  宁海城外一里地,山包缓坡,大树蒙阴,宁海接官厅亭子,便坐落于此,若是站于亭间,可见宁海城境,虽不壮观,却比起哪其它乡野,多了些精致。

  游方学子,侠客僧侣,江湖郎中,跑江湖的算卦先生,来到此间,都愿站足跳望宁海,故而此间茶社的倒茶伙计都有些忙不过来。

  接官亭内,一男一女,年纪都不大的样子,约摸十六七,男的样貌倒是普通,有些偏黑,却是身材比直,脸色没甚表情,像个当兵的,只不过没配带武器。

  身旁女子婉约,带着药箱子,青衣朴素,面善。

  “顾兄,若是进了那山间,见了珍草异果,可得提醒我噢,我怕进了山,又给哪蝴蝶山泉勾了魂。”青衣女子打趣的笑着对着身旁的顾昌平说的。

  “宛青姑娘你我还说这般客套话,若是山间有猛兽妖魁,还得仰仗姑娘沐浴春风的活血术法。”

  顾昌平说罢也不在多言,眼神随宛青姑娘看向的地方望去。

  宁海后山,连绵百里,绿水青山,却是无主地界,亦无呐山神镇山间妖鬼,也无此间神魔怪志。才有了平波山这一称呼。

  有传言称,平波山每甲子便有异宝孕生出世,这般异宝虽比不得哪天福地洞孕生的法器灵宝,却也有不小神通。故而盯着这平波山的散修不在少数。

  倒是哪山间山魁伤人的消息,传出不少。

  顾昌平与结伴而来的素宛青,想来是得了此间消息,又恰逢今年便是这一甲子年岁。更何况二人修为停滞这感知境圆满多时。

  之前二人便入了哪南疆大山边缘,一番寻觅,虽是一无所获,却是结下了这份共患难的香火情。

  此方得知东有宁海平波山间将现异宝。两人互通来往,便相伴赶来。

  散修便是这般,虽被呐上天选中得以修习强身壮破,却是根骨不佳,气虚不顺,天赋平平,机缘气运全靠自己往哪南墙撞去。

  至于头破血流,还是大道见山门,便看着老天播不播开这云雾了。

  感知境之上,便是哪通灵境,到了此境,才算正真的登山入门把。通灵便是远可知身外婵如何鸣,近可知体内游龙护神宫。

  破空飞剑,刀锋惊雷,五行术法,便是到了这通灵境才能彻底施展开了。

  若是感知境,需要精血催动才能使这般手段。

  “先入城吧,歇息好了,早些进山,想必这一躺来人不会少的”顾昌平对宛青说着。

  “嗯。”

  青衣收回眺望远方的深色,轻哼一声。

  接下来的几日里,宁海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外乡人,有那衣着华丽的公子哥,也少不了游侠剑客,就连哪读书人也多在镇上逗留。

  街头算命的吆喝声也是不少,江湖野郎中,也被镇里百姓吹嘘的一口一个神医的,想来治病救人,是有些手段法子的。

  ――

  城北还是如往常无二,街上没什么行人,吵架也都是关起门来吵的,是哪刘二媳妇抱怨刘二不上工,成天游手好闲,有点银子就往哪赌场进出,这日子没法过了。

  也有哪青石板似乎在发出叹息,像是觉得这条巷子年迈了。该修一修了。

  周围的一起好像都活过来了一样。

  脑子里一团乱麻,洛阳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如往常哪般无二,这是老酒鬼居住的破旧城隍庙。

  自打这城北衰落之后,位于此间的城隍庙也没了香火 日头久了,今已是破烂不堪,前些日子落雨也是洛阳带着泥灰爬上去被补上的。

  老酒鬼没这灵巧的身骨。

 

 

编辑:www.3868.com 本文来源:仙侠|第三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