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银河手机版app > 银河网投 > 正文

废稿:劈柴,挑水,种地

时间:2019-10-10 17:21来源:银河网投
我也疼你。 文:云走丢 蒜苗是个农家女,家住村西头,成天劈柴、挑水、种地。十七岁上挑了村东头的男人做丈夫。别人问她为啥不要邻家小伙儿,她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说想要迎亲

我也疼你。

文:云走丢

蒜苗是个农家女,家住村西头,成天劈柴、挑水、种地。十七岁上挑了村东头的男人做丈夫。别人问她为啥不要邻家小伙儿,她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说想要迎亲的队伍走得远些,看着阔气;说想换个地儿住,离村西头越远越好,老呆在一个地方,腻了。

十七年间,她在村中校读过五年书。

嫁过去三年之后,丈夫中风,瘫了。蒜苗还是劈柴、挑水、种地,再有就是伺候丈夫:端饭端水、端屎端尿,翻身子、擦身子,背出去散步、透气。

丈夫背上生疮了,蒜苗给他擦背。丈夫说出憋了许久的话:“重新找个吧,我要把你拖累死了。”

蒜苗不动声色,猛地加了把力气,丈夫疼得直龇牙。

“不想要我了?”

“哪里……”

“跟没跟你说过‘我爱你’?”

“啊?”一个“爱”字听得丈夫心惊肉跳。

“如果我不爱你了,我会跟你讲的。我没说过不爱你,心意没变。”蒜苗低头出了房门。

有一天,蒜苗照例给丈夫擦身子,手伸到丈夫的裤裆里面,僵住了。然后那五根手指像鸽子扑棱翅膀一般活动起来,开始揉弄丈夫的阳物。

丈夫看见,蒜苗的眼神失了焦。

那家伙还算争气,不一会儿便硬挺挺的,翘首以待的样子。蒜苗就骑了上去,急促地颠簸。

过了几天,村里唯一的读书郎回来了。读书郎是守林人的儿子,蒜苗村中校的同学。蒜苗在小小的时候,两家关系不错。守林人纵蒜苗妈上山拾柴,蒜苗妈就常往他家里送肥料。后来林场没了,守林人去了远远的配种站,两家不再投我以柴火、报之以粪肥,但两家孩子都上村中校,同班五年,不冷不热。

读书郎进了一趟城,懂了不少事,帮蒜苗劈柴、挑水、种地。丈夫清楚他安的什么心,蒜苗也清楚,大家都清楚。

然而蒜苗由着他。因为蒜苗也懂了不少事。

蒜苗背丈夫出门晒太阳,回来时看见读书郎在院子里皱着眉头转悠。

“文化人,又在寻思什么?”

“我想在村东头打一口井。”

“打什么井?去西河打水不是挺方便?”

“要走过一个村呢。”

等蒜苗把丈夫放回床,读书郎便拉蒜苗到一边,咬着她的耳朵:“我要打你这口井!”

蒜苗满脸涨红,却没打他,没骂他。

蒜苗一如既往地去西河打水,没让读书郎帮忙,但读书郎早早地在西河等着她。

蒜苗的双乳照进读书郎的眼中,像林子里养肥的兔儿,一跳一跳的。

蒜苗腹上的赘肉从衣裳里透出来,像落在西河里的月亮,油汪汪的。

“文化人,不去学校教书吗?”

“教啊。不光教小孩,也要教你。“

蒜苗笑了。

他们野合。读书郎是把利斧,很快劈开了蒜苗的身体,老牛般犁地。

丈夫心里明镜儿似的,为着深重的愧疚而容忍着,却总不免拿哀怨的眼神瞟蒜苗。蒜苗不耐烦,难得冲丈夫叫嚷:“许我伺候你,就不许别人伺候我?“

“我怕你的心也跟着他跑!“

“我说过,我的心意不变。“蒜苗低头出屋,砰地关上房门。

读书郎只在村里呆了一年就要回城。

蒜苗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文化人嘛,自然要回去。“

“你舍得我?“

蒜苗半晌没说话。

“舍不得。‘舍不得’有什么了不起?‘舍不得’又不是件稀罕事。叔叔也舍不得你,你还不是要走?“

“你舍不得,跟他的不是一回事。“

“就是一回事。“

顿了顿,她又说:“我知道你是去结婚的。“

“可是蒜苗,我爱的是你呀。“

“那就来娶我呀。“

读书郎苦笑。

蒜苗失魂落魄,好像一条瘪豆芽菜。

“娶不成吧。所以呀,”蒜苗又重复一遍,“‘舍不得’有什么了不起?“

她又说:“文化人就该娶文化人,天经地义的。“

读书郎愣了一会儿。两人沉默良久。

蒜苗先开口:“文化人,该走了。“

“蒜苗,我爱你。“临走前他又说了一遍。

蒜苗没忍住:“我,我也……我疼你。“

蒜苗哭了。

读书郎很快在城里安家立业,站住了脚。蒜苗呢?蒜苗是个农家妇,家住村东头,成天劈柴、挑水、种地、伺候丈夫。

(靠,我要知道蒜苗对丈夫的感情是不是爱情、对读书郎的感情是不是爱情,我还吧啦吧啦写这一千多字干什么……)

编辑:银河网投 本文来源:废稿:劈柴,挑水,种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