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银河手机版app > 银河网投 > 正文

我做变性手术可不是因为什么勇气

时间:2019-10-11 05:56来源:银河网投
Lili Elbe是历史上第一位变性人 但因为医疗水平的落后 最终在手术中出现免疫排斥反应去世 她的故事被写成了小说拍成了电影 Lili Elbe之前的名字叫做 Einar Mogens Wegener Einar有一位颇具才华

Lili Elbe是历史上第一位变性人

但因为医疗水平的落后

最终在手术中出现免疫排斥反应去世

她的故事被写成了小说拍成了电影

Lili Elbe之前的名字叫做

Einar Mogens Wegener

Einar有一位颇具才华的画家妻子

Gerda Gottlieb

两位艺术家婚后一起工作,共同办展

有一天Gerda的模特Anna Larson缺席

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来替代

她就央求自己的丈夫Einar穿上

丝袜、衬裙、高跟鞋

来当她的画作模特

影片中由小雀斑饰演的Lili Elbe

当一切准备妥当,我转过身照镜子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不断的问自己:这真的是我?我真的这么漂亮?

我很喜欢女装柔软的材质,我也无法否认我很享受这种感觉。事实上我觉得这很理所当然,我感到我第一次认识到了我自己。

——Lili Elbe

经过新的身份认知

Einar身体里诞生了新的人格

Lili

并且在两个人格出现的频次中

Lili Elbe明显占了上风

终于夫妻俩打算拿出所有积蓄

前往德国为Lili做变性手术

Lili Elbe的画像(左)和影片中的Lili Elbe(右)

1931年手术失败

Lili Elbe在德国去世

而现实中,她的妻子Gerda

也在9年后郁郁离世

在丹麦生活的十几年中她们经历了很多

曾经还因为丹麦禁止同性恋而强行废除了婚姻

但她们悲悯的故事被二次改编

电影中去掉了很多更加残酷的元素

对普世价值观的现实社会作出了很多妥协

实际上

在任何一个国家

性别的转换都难得无以复加

在中国想要变性

需要开具各种证明

精神科医师开具的“易性癖”诊断证明

确保没有其他的精神状态异常:

必须是异性恋

没有其他的心理变态

(即便是为了把同性恋和易性癖区分开

也感受到了规范条文对LGBT满满的恶意)

“易性癖”诊断证明

最搞笑的是

有些医院怕担责任

要在其精神科开具证明

需要先在做手术的医院作出相应的诊断

而医院诊断又需要你的精神证明

证明你是你,你妈是你妈的奇葩问题

在哪里都存在

此外

想要进行变性手术的人

必须有连续五年以上的变性需求

并且至少接受过一年以上的

关于易性癖的心理精神矫正

最难的是,在变性前

你需要先以异性身份生活三年

还没剁掉你的屌就让你去女厕排队尿尿

要知道你的身份证上写的可还是男性

稍不留神分分钟就会被当成变态抓起来

这是最难捱的时候

所有人的心理压力会空前增大

哪怕以前坚信自己投错胎的姑娘

也会在一段时间的生活后

产生莫名其妙的性倒错感

变性前的胸,捂了被人笑,不捂又过不了自己那关,可以说内心有无数草泥马奔腾而过了

活在另一副躯壳里是相当痛苦的

不要觉得变成个姑娘就可以享受36D大胸

等到你撸管时才会发现屌已经没了

而想变成姑娘的男生们

最愁的就是身上多出一根屌

还有浑厚的声音,细密的腿毛

以及一个栗子那么大的喉结

进入青春期

对活在男性身体里的女生来说

简直是一场地狱般的噩梦

每天身体都在向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

而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地接受

一些发达国家会进行可逆的药物治疗

控制人体内促性腺激素的分泌

可以抑制男性第二性征的出现

但国内不允许注射激素治疗

而口服激素比注射的疗效差很远

变性手术结束后

一般的性转人士会疯狂补充激素来改变形体

这个阶段是最易发生自杀的阶段

很多人在这时候才意识到

即使手术成功也要有漫长的过程

才能从外表上看上去像个女神

不是所有人变完性都能成为自己梦想的样子

“做完手术后,男生我不敢多接触,女生也只能随便聊两句。感觉上就像是自己把自己边缘化了,怕被人认出来,怕被上司发现了就辞退。我在网上认识了几个变性人朋友,他们做完手术后无一例外都没有选择回到原来的城市,他们打算和过去切断一切。面对原来的生活会让我们感到无所适从。”

 “我看着自己的生殖器一天天变大,体毛日益浓重,每天都生不如死。把丁丁切下来剁碎这个想法困扰了我八年。做完手术醒来的那一刻我甚至感觉我又硬了,还以为手术失败了,结果发现是幻肢。。。这算是我最神奇的一段经历吧。变性后我移民到纽约,再没回过国。不是觉得原来的朋友对我不好,是我实在怕现在的朋友发现我是个变性人,我怕他们知道了会离开我。”

 “我算是个特例,我没有根据合法的手续做变性手术,我是直接飞到泰国去私人医院做的。现在我变性五年了,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性别还是男,我没办法高考,没办法参加正规工作,只能打黑工,做小保姆。很多人觉得《嘉年华》里的那个前台小姑娘为了一张身份证那样做很扯,只有我这种黑户看了才会感同身受。比起变性人,黑户更可怕,哪天你死了都不会有人来认领尸体,因为警察不知道你是谁。”

一个变性者能否活成自己想的样子

完全脱离不了周围的环境

有些父母比起失去儿子更怕失去孩子

有些爹妈比起失去孩子更怕丢了面子

有个支持你选择的家人,就什么狗屎都不怕了

每一个有性转概念的电影

都要拿看见隐私这件事营造点喜剧效果

不管是新海诚的《你的名字》

还是开心麻花的《羞羞的铁拳》

对于变性者来说,这一点都不搞笑,只会让他们回想起自己难熬的日子

提到变性就想到性

就在脑子里意淫出自己认为“恶心”的事

然后把狗屎一样的想法套在面前这个人身上

银河网投,似乎已经成了一种自然而然的做法

这也难怪

毕竟在术前的材料提交过程上

法律就把变性当作是一个变态

大家总觉得做变性手术的人有勇气

实际上大多数做手术的人是无法选择的

她们无法忍受自己的身体继续男性化下去

这样的选择都是从刀尖上踏过来的

只为了做一个普通的女生

“就连我自己,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变性人身份。因为在我眼里我从来没有变性,我从始至终都是女孩,只是上帝把我装错了壳。但碰见那个愿意跟我共度一生的那个人的时候,我会告诉他的。毕竟从唯物主义的角度来讲,我确实动了刀子。”

话说回来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

这一辈子又当过男人又做过姑娘

好他妈的炫酷么?

编辑:银河网投 本文来源:我做变性手术可不是因为什么勇气

关键词: